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消炎的中草药 >> 正文

【春秋】对峙(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早上小娟醒来,左手的小拇指又去抠鼻痂,抠了个空,怔了怔,才想起指甲昨晚跟小丽嬉闹时,让小丽给扳断了。她端详着指甲的断茬,不由得又恼火了起来,就又回想着昨天嬉闹的情景,像放碟片一样,把当紧处一遍一遍的重过,怎么看,也觉得小丽是故意的,因为她怎么也觉得自己的长指甲没有刮着小丽的,再说,就是刮着了她,也不至于把自己的指甲齐根扳断呀,她该知道这长指甲跟自己的眼珠子似的呀。或许她是匆忙之中品不住劲儿,给扳断的?问题是,当她抓住自己的小拇指,说要扳断指甲的时候,自己当时怕一挣扎,引得她发力了,就动也没动地由她去扳的呀!是呀,她就是故意的,要不是故意的,指甲一断了,她就会醒悟过来自己错了,就会发誓赌咒地向自己道歉了呀!想到这里,她的脸沉下来:“自己又是哪里招惹她了?”可想来想去想不起来自己哪里招惹了她,就想,那就是哪里让她眼红了?就眼前一亮:“对了,她是嫉妒自己先有男朋友了!对了!瞧她这两天看自己的眼神,多酸呀,还有,话里话外的醋味多浓呀!哼!有本事你让男人爱上你呀,我又没去拦住人家,况且那么多的男人,我能拦得过来了?再说了,凭甚就得你先有男朋友了?真是的!”

原来,半年前,两人几乎同时跟各自的男朋友吹了。

她就这么气鼓鼓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气,就起床洗漱完,上班来了。

前年一个上午,已经在重庆烧鸡公饭店干了一个月收银的小娟,见一个靓丽的女孩走进店门,迟迟疑疑地站在了吧台前,问她这里还要人不?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靓丽的女孩,把她带进了店长办公室,店长就让她当迎宾小姐。

这个女孩就是小丽。两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因为都年轻好动,整天嬉戏打闹个没完。

当然了,她们的友谊跟所有女人之间的友谊一样,是暗地里充满了零零碎碎的竞争攀比的,因此,是用一个一个小小的恩怨打结成的,这样的结打的越多,友谊越深厚,因此,两人一有了小怨,有怨气的一方就拐着弯儿向对方发泄,但很有分寸。对方赶紧高兴地接受这样的发泄,这样,双方的心里就又寻到了新的平衡点,友谊就又进了一步,只是这次小丽过分了。

她去了饭店,小丽已经在用墩布墩她的卫生区了,要是在以往,早看见她来了,因为小丽的后脑勺是长着眼的,一定是笑嘻嘻地面对着她,提防她使坏了,可现在却背对着她,鼓胀胀的屁股冲着她一颤一颤的。要是在以往,小丽给了自己这么好的机会,还不冲她的屁股拍一巴掌?现在,她也装作没看见小丽,走了过去,进了吧台。

正用湿布擦着吧台的她,感觉到小丽站在了吧台前,但没抬头。

小丽尴尬地笑问道:“喂,小娟,你还真生气了?”

她略抬抬头,也尴尬地一笑:“谁那么小气呀。”就又低头干活儿去了。

小丽笑一笑,低头又墩地去了。小娟见状,就真的心里堵了一口气。很简单,小丽要是真心道歉,一定会毛手毛脚地抓起她的小拇指来,端详那指甲的断茬的,会笑着自己把自己骂上几句的,可见小丽是走过场的。

小丽也很生气,因为小娟要是真心接受她的道歉,一定会把指甲的断茬擩到她眼前,笑骂自己真黑水(心狠)了,可小娟没有这么做。小丽就想:“不就是一不小心扳断了你的一根指甲嘛,就算我是故意的,犯得着你生这么大的气了?再说了,谁让你把指甲留下那么长的,动不动就刮着了人。”也就生开了小娟的气,可心里终究底气不足,因为她确实是嫉妒小娟先有了男朋友的,弄得她很没面子。这口气沤得她难受,就选中了小娟心爱的长指甲出气,本来她是想吓唬吓唬小娟的,谁曾想给扳断了。更让自己奇怪的是,这次明知道自己做过头了,可就是不认错!因为这次她怎么也压不下心里对小娟的轻视,就因为自己比她漂亮,也因此平息不了对小娟的嫉妒——反而比她有男人缘。

一上午,两人都不去看对方,但又不得不呆在一起,因为吧台是挨着店门的,而她俩的岗位特殊,是不能随便走动的。两人都被对方的近在咫尺弄的心烦,小娟就不停地低头收拾吧台,小丽就把门玻璃擦了又擦,把门修理的没了一点儿摩擦声。好在上开了客,忙碌了起来,两人才从尴尬中解放了出来。

中午客人走完了,他们才吃饭,但小丽小娟没再坐在一起。

店长吃着吃着,咦了一声,看着大伙:“今天这顿饭吃的怎这么安静?”

大伙也停下筷子,抬头互相瞅着,也不清楚今天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正因为大家发现了这安静,就觉得这安静压在了心上,就生出了沉闷,挑起的话题自然也是灰色的,比如店长,就说开了今年的生意实在是难做,人们兜里没钱了呀。萧索之气就罩住了大家,就都扯开了老话题——老板不知道续不续房租了,都为自己的去处发起愁来。

下午,她俩还是那样,而且都憎厌开了对方,因为是对方让自己这么尴尬的,又都盼着对方能主动来把话说开了,因为谁先开口,就说明错在谁身上了。尤其是小娟,更憎厌小丽,明摆着错在她嘛,还摆着架子等自己去开口,真是岂有此理!

下午六点开始上客。七点钟时,饭店里人就满满的了。

吧台上的小娟总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她忽地发现四个喝酒的老男人,鬼眉溜眼地瞟着小丽叽叽咕咕的,都一脸淫亵的笑。这么过了一分钟,才又喝酒去了。只是面对着她和小丽的那个老男人,还不时地偷眼瞟一下小丽。她不由得打量着四个老男人,一看就是街头的老混孙。八点多,这四个老男人踉踉跄跄地过来结账。小娟微微蹙着鼻子,跟他们结清了账,就乘这会儿没人来结账,整理了一下抽屉里的钱,才又抬头注意着店里。忽然,她总觉得店门外面不对劲儿,猛然扭头看去,虽然外面黑,又是隆冬,门窗玻璃上有一层水汽,她还是看出,那四个男人在外面拉扯小丽了,小丽拼命地扭头看着她喊着什么,但饭店里嘈嘈的,她听不见。她顿时血往上涌,可蓦地,一个奇怪的念头掉进了她沸腾的血液里,宛如一勺水止住了一锅沸水,她的血液顿时从脸上退潮,赶紧装作没看见,可心里又愧疚的慌,心跳的要爆炸了,不时用眼梢瞟一下窗外,见那四个老男人更放肆了,小丽更狼狈了。

饭店里人声鼎沸,但没再进客人。门外更黑了,门窗玻璃上的水汽结冰了,那五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影模糊了。

小娟终于忍受不住了,大声叫店长。店长远远地答应着,匆匆绕着饭桌走过来。这时,店门砰地一声推开了,小丽衣衫不整又羞又怒地冲进来,门在她身后又砰一声关上了。只见小丽从店长身边一冲而过,直奔店长办公室。惊得店长让在一边,扎着双手,茫然地问她这是怎么了?她说她也不知道,只是看见外面有几个人纠缠在一起,玻璃上结冰了,外面又黑,看不清,才叫的她。

店长忙忙地跑进办公室,没隔十秒钟,就气急败坏地冲出来,后面紧跟着那两位高大的男厨子。三个人拉开店门就冲了出去,她看见三个人影从窗玻璃上一闪就过去了。双手紧张地绞着。好一会儿,那三个人才恨恨地回来了,直冲她喊:“你站在窗子前也没看见?!小丽让这四个老男人吃了豆腐了!”

她故作惊讶地:“没呀!我只顾看着店里了呀。我不是说了嘛,外面黑,玻璃上又结冰了,店里又嘈,我没注意到有这回事呀。嗨!”就急急忙忙地进了店长办公室,见小丽还趴在办公桌上哭,头发乱披在桌子上。她直说自己没看见,把原因又说了一遍,但小丽没理她。她歉疚地默然退了出来。

小丽谁也没理,提着包径直先走了。打烊时,不用谁说,她卖力地替小丽打扫了卫生。晚上,她怎么也睡不着。想给小丽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可又觉得会让小丽认为自己是做贼心虚了,就没打这个电话。可她没想到,小丽是盼着她来个安慰电话的,她不来这个电话,证明她是心虚的。

第二天,小娟早早地到了店里,打扫完了自己的卫生区,见小丽还没来,迟疑了一下,就替小丽墩开了地。快墩完了,小丽才绷着脸来了。她愧疚地叫了一声:“小丽……”却没有了下文。

小丽理都没理她,昂头往更衣室去了。她在那里愣了一会儿,陡然变色:“就是我故意的又怎么了?总比你嫉妒我,扳断我的指甲强呀!再说了,谁让你出门去了?你就站在店里,能有那回事了?叫人强奸了你也活该!”就丢下墩布,气鼓鼓地回了吧台。

一会儿,小丽穿着工衣过来了,看了一眼墩了一半的地,就一脸冰霜,把桶提到外面,倒进下水道,回来重新打了一桶水,把地墩了一遍又一遍,仿佛刚才小娟留在地上的足迹又恶心又难洗。

小娟气的脸黑紫青。

从此,两人都不正眼瞧对方了,店里的人都看出她们闹翻了,先是不相信,问了这个问那个,你们怎么了?可两个人都绷着脸什么也不说,店里的人就惋惜起来,可分明又都暗暗幸灾乐祸着。

没过两天,服务员小蔡对小娟咬耳朵:“大家都在说你睡着了特能放屁,能把人震起来。嘿嘿,那些男服务员也知道了。”就用眼直瞅着小娟。

小娟就羞恼的脸通红。她当然知道这话是小丽说的,只有她才常常跟自己睡在一起呢,就羞愤地说:“我只是睡着了爱放屁,总比有些人不爱穿裤衩要脸吧!”

没过两天……

就这么,两人把对方的隐私越抖落越难听,都对对方怒目而视,满店的人都以为两人随时会吵起来,甚至打起来,到那时当面对质,呵呵,有更多好听的秘密要抖落出来了!就都焦急兴奋地等着看热闹,可一次次的要一触即发了,一次次又奇迹般地化险为夷,让众人的心在大起大落中摔打着,好不难受。

没过一个月,小娟的男朋友对她说,咱分手吧,她惊问为什么,男朋友说,她太花心了,找男朋友像换衣服似的。她觉得冤枉,让他拿出证据来,男朋友一五一十地说了她找过的男朋友,把跟人家分手的原因都归罪在她的花心上,真是冤枉死了她,她怎么分辨,男朋友也不听,她就恨死了小丽,因为她只对她说过自己的恋爱史,她却在自己的男朋友面前歪曲了自己的恋爱史!

第二天,她一见小丽就两眼喷火,烧得小丽往开跳了一下,惊慌了一会儿,也不甘示弱,冷冷地迎住了她的目光。满店的人屏气宁息,等着第一声炸雷响起来,可是,只见两人的脸上乌云翻滚,就是打不出个闪来,就越来越鄙夷两人都是怂包。店长一看再这么下去自己的失职就是故意的了,就吆喝人们赶紧干活儿,特意点了她俩的名,赶紧干活儿。

这以后,两人谁也不敢再抖落对方的隐私了,都怕打起来,因为谁也没有打赢对方的把握,让对方摁在地上暴打多丢人呀。可又谁也不想露怯,于是,一天里两人动不动就剑拔弩张起来,弄得两人紧张兮兮,疲惫不堪,可都硬撑着,都在心里盼望着对方忽然辞职了,因为只有一方离开,这场冷酷的冷战才算结束了,也说明了离开的一方认输了,害怕了。可是,谁都不让步,结果,就都寄希望于饭店关门了,因为老板已经放出话来,说房租一到期就不干了。于是,两人就眼巴巴地扳着指头数日子。

她俩的这种剑拔弩张像阴晴变化影响着农民的生活一样影响着店里的生活,店里的人先是幸灾乐祸——这么好的一对朋友翻脸了!这时他们撮合她俩和好是别有用心的——想看到更火爆的场合,可是随着时间的耗费,维持她们这种心情的激情也被耗费光了,就觉得两人的别扭闹得他们也别扭,这时就生出了真正的要两人和好的心愿,为此特意打了一次平伙,在饭局上,任凭人们怎么说,两人就是不说话,没法,人们把两人推在一起,脸对着脸,两人都把脸别开了,弄得人们很没趣。自那以后,满店人对她们的关系烦躁起来,店长就要给两人换岗,好让她们俩离的远一点,结果,谁也不同意,否则就辞职。没办法,人们就眼巴巴地瞅着她们硬耗着,看谁先耗的油尽灯灭了。从另一个角度说,是满店的人跟她俩耗着。

小丽感冒了,可坚持了一天又一天,是店长硬让她休息两天,她才不来了。小娟好不高兴,好像小丽认输了似的,她紧绷了两个月的神经得以放松了。不想,第二天一早,小丽就来了!他怔怔地看了小丽半天,才确定这是真的!

小丽虽然没正眼看她,但满脸的得意之色在告诉她:“你得意的太早了!”

小娟的母亲病了,要她回家去一趟,可她第二天就回来了,得意地用眼梢瞟着小丽痛苦失望的脸。

就这么,两人咬紧牙关往饭店关门的那天熬着。再过一个月……再过二十天……再过半个月……再过十天。不想,就是这天早上开晨会时,店长告诉大家,因为最近这个月生意有了起色,老板又续了一年的房租,希望大家振作起来,不要再三心二意了。就听扑通两声,小娟小丽同时跌坐在地上,脸色都是熬了通宵的死白色。

中医可以治好癫痫吗
药物应如何医治羊角风
看癫痫的好医院

友情链接:

南蛮鴃舌网 | 门机是什么 | 厦门大学建筑 | 洛阳机械招聘 | 招远人才市场 | 鹅蛋脸适合的短发 | 蜜桃成熟时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