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宫颈痛是怎么回事 >> 正文

【丁香】开会风波(微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前言:现实生活中,不仅有天才与庸才,还有一些以造谣为能的“造才”。有他(她)们存在的地方,总会飞长流短,乌烟瘴气,鸡犬不宁。

邻家有女初长成,姓曹名瑤。论脑子,聪明;论长相,丑陋;论气质,没有;论格局,狭小。但她从娘胎里带来一种“特异功能”:善于造谣生事,尤其擅长制造桃色事件,描述得有鼻子有眼,如临其境,似听其声。

曹瑶长相如鼠:鼠眼,鼠嘴,鼠性。喜暗,经常躲在墙角窥探,不轻易露面,隐蔽性强,人们对她无防御之心。

那些聪明漂亮、善歌善舞的才女,成了她母女的主攻目标。

出类拔萃的女子,之所以出众,一定是为数不多,大多遭嫉妒。只要被曹家母女盯上,那就是厄运的开始。最终会淹没在谣言中。

俗语说“唾沫星子淹死人”,难道口水除了帮助消化,还真有害人的威力?从曹瑶母女身上,见证了口水的威力。

高中毕业返乡后,正赶上推荐上大学,曹瑤因为早婚,失去推荐资格,与曹瑤同龄的雨竹符合条件,报了名。

这可气坏了曹瑤:“从小学到中学,演讲、唱歌、当模范,出风头的事都让你占了,推荐上大学怎么你又占上风?”

她眼珠子一转,生出一计。

昨天,高音喇叭通知雨竹到大队部开会,听说要派她去县里开会。什么会 ?打听一下还有谁去?

曹瑤从当大队统计的弟弟那里,得知治保主任邱兴要去县里开民兵会。她鼠眼一眨,有料了。

吃过晚饭,她去邱家串门,特意带了些营养品(为造谣不惜下血本 )。

“嫂子,在家吗?”

“在呢,瑤妹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啊?”

“嫂子,我听说大哥到县里开会去了,怕你一人寂寞,陪你聊聊天。”

“瑤妹子真是有心人。来了就来了还带这么贵的营养品!呵呵……”

邱兴老婆是出了名的醋坛子。邱兴仪表堂堂,人称全村“第一美男子”。只因父亲早逝,弟兄多,家贫送不起彩礼,娶了邻村一普通女子。

曹瑤遇醋坛子,说话投缘,可谓是高山流水遇知音啊!

曹瑤一肚子的话憋着呢。

丈夫宋仁,一表人才,忠厚老实,在部队表现好,已被提拔成排长。曹瑤与宋仁的婚姻,是这对母女的成名作。

本来宋仁的初恋是班里的文艺班长余华。

聪明漂亮,能歌善舞,温柔大方的余华,与体育班长宋仁很投缘,他们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高中一年级,宋仁被招兵首长选中,要去参军了。

宋仁与余华难分难舍,哭成泪人。

余华父母早逝,寄居在舅舅家,除了上学还要照顾姥姥,帮舅妈做家务带表弟。宋仁平日里心疼她,帮助她。他参军走了,再没人护着余华了。

曹瑶母女早看上了宋仁,苦于无法插手。曹母对宋母百般献媚,平日里少不了送米送面,帮着织布缝衣。宋仁钟情于余华,母亲看在眼里,一直装不知道。

镇上有位风水先生,人称“张半仙”。

六月初五,天气晴朗,镇上逢集。吃过早饭,张半仙摆好罗盘,挂好幡子,眼睛不停地往集市西头张望,好像等什么人。

“来了,来了!”张半仙欣喜若狂,想想昨天收到的厚厚一叠钱,心里乐开了花。

从镇西头走来两位妇人,一位穿蓝色对襟短袖衫;一位穿红格子衬衣,衣着打扮很周正。

张半仙向对襟短袖衫使了个眼色。问明占卦的缘由,红格子衬衣虔诚地抽了签。

张半仙掐指一算,念念有词:“西北方向有一狐仙转世,面容姣好,能歌善舞。名中有一‘华’字。可惜她八字忒硬,克死双亲,将来还会克死丈夫与儿子。你儿子前世姻缘,注定与一位曹姓女子成婚,这位女子住村东头,紫气东来,出门可见。”

宋母本就迷信,经风水先生这一说,吓坏了。她心中暗暗想,余华就住在村子西北方向,能歌善舞。哎呀!为了儿子的命,绝不能让狐仙余华进家门。

“曹姓女子,紫气东来,这说的正是东院的曹瑶啊!”愚昧的宋母听信风水先生的安排,她不顾儿子的强烈抗拒,最终棒打鸳鸯,强迫儿子与曹瑶结了婚。

宋仁愧对余华,挥泪离别,参军走了。

三年,没给家里写过一封信,对曹瑶不理不睬。

曹瑶对这桩婚姻怎能踏实?她担心宋仁旧情复燃,会抛弃她。

两个醋坛子聚到一起,骂这个美女狐狸精,骂那个俊媳妇有野男人。真是相见恨晚啊。

曹瑤看时机成熟,鼠眼一眨,悄声说:“嫂子,你家大哥长得那么英俊,学校那位雨竹老师一直惦记着。这次开会,怎么就凑到一块?这里面有猫腻啊!嫂子,我真替你抱不平啊!”

老邱老婆一听,醋坛子打翻了:“这个狐狸精,长了一副漂亮脸蛋,到世上就是勾引男人来了。我那不争气的男人,在外拈花惹草已不是稀罕事了,我的命真苦啊!呜呜呜……”

曹瑤把火点着,顺墙根溜了出来。

她并没有走远,躲在窗户下,偷听老邱老婆一字一板的哭诉。

她觉着火候到了,返回去又烧了一把火:“嫂子,歇歇吧!为那个贱人伤了身体,不值。你与大哥结婚这么多年,大哥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瑤妹子,你不知道,我们的婚姻是父母包办。他死活不愿意,他妈哭着求他,用死威胁,他才勉强答应的。”

“学校那个最漂亮的张淑英老师,原先跟他相过亲,因为张家就这一宝贝姑娘,嫌他家穷,没戏。但他总不时提起这件事。他就是个花心萝卜,长了一副好皮囊,人见人爱,我知道配不上他,可已结婚生子,怎么办啊……”说着说着,又“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曹瑤听完这一番话,真是同病相怜啊。

她对着老邱老婆的耳朵如是这般说了一通,这个蠢女人听得直点头。

第二天,天色蒙蒙亮,人们还在酣梦中,巷口响起老邱老婆的叫骂声,指名道姓,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好事者围了一圈又一圈。

曹瑤没闲着,昨晚在老邱家导演了一幕闹剧后,回家又喊来亲弟弟曹愚连夜赶写“小字报”(俗称无头帖子)。

天还没亮,校门口贴了一张小字报。白纸黑字,很醒目。

孩子们很稀奇,忘记了上课,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唉!竟然有张淑英老师与雨竹老师的名字。天真无邪的孩子们骂了起来,“我们老师不是这样的人,哪个缺德货造谣?”

张校长闻讯赶来,赶快撕下浆糊未干的罪恶纸张,把孩子们赶进教室。

同时,村民发现十字路口出现了同样内容的“小字报”。

全村像炸了锅,张淑英、雨竹老师被那些长舌妇骂惨了:“狐狸精”“不要脸”“贱货”都冠于无辜女孩子的头上。

上课铃响了,教室门口站着仨俩个泼妇,往出拽自己的孩子。

“找校长去,给我孩子换班,不能让坏女人教坏”。

张淑英老师站在校长办公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几个学生要换班?

校长无奈地搖着头,劝张老师先去上课。

雨竹老师在县里开会,当然不知村里发生的烂事。

中午,雨竹的父亲骑着自行车来了,催女儿快回家,不允许在县城多待一刻。

雨竹只好请了假,无奈地跟父亲回村。

一进村,雨竹感到气氛不对,巷口村头闲聊的大婶大妈们对着她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雨竹父亲低着头使劲蹬车,恨不得插翅飞出这是非之地。

雨竹纳闷,父亲为人和善,平时出门,一路与乡亲们打招呼,亲和力很强,今天这是怎么了?

张校长看到雨竹,惊奇地问:“会议不是一个星期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我爸把我叫回来了,不准我参会了。校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正善良的张校长,不知如何回答雨竹老师的问题。

“你先上课去吧,另换个男的去开会。”

雨竹进了办公室,张淑英老师一五一十将事情经过告诉了雨竹。

雨竹找到校长:“真是愚昧之极!空穴来风也能相信吗?”

“我参加的是共青团代表大会,与治保工作八杆子打不着,何况也没见过邱主任,他老婆骂街关我什么事?我做错什么了吗?”

“无端造谣,泼妇骂街占上风,歪风邪气如此嚣张。我们还有正义感、是非观吗?我没做错什么,凭啥要换人开会?”

雨竹不等校长回答,径直骑自行车到县城去了。

张淑英老师不是本村人,被闲言碎语包围。父母耳闻女儿被人泼脏水,逼她辞职,远离是非。

在封建残余滞留的北方农村,这种谣言,像无绳的风筝,瞬间会飞遍全村全乡。像洪水猛兽般毁坏女孩子名誉。

无调查,无证据,被泼脏水的的姑娘,会成了过街老鼠,百口莫辩。结婚会遭婆家嫌,一辈子在丈夫面前抬不起来。

马丁•路德有一个很好的比喻:"谣言就像雪球,滚的时间越长就越大。" 谣言的伤害力不亚于瘟疫。

张淑英老师含泪辞职,被大哥接回家,草草完婚,成为家庭主妇。

事实上,治保主任老邱因朋友儿子结婚没去县里开会,派民兵队长去了。老邱喝得酊酩大醉,一夜未归。

为减低负面影响,被伤害者往往宁人息事。因此,曹瑤母女的阴谋屡屡得逞。

“让她滚就得滚!是她自己不干了。哈哈哈……”曹母窃喜。

优秀教师张淑英被挤走了,曹瑶在母亲与弟弟的运作下,走进小学大门,几次试讲没通过,只好安排到学前班去哄孩子。

雨竹老师聪慧睿智,性格耿直,不上当,不信邪,曹瑶母女对她没辄。谣言不攻自破。

这场开会风波终于平息了。

(原创首发)

突然昏倒抽搐就是癫痫病吗
癫痫对生命有危害吗
成年癫痫病都有什么危害呢

友情链接:

南蛮鴃舌网 | 门机是什么 | 厦门大学建筑 | 洛阳机械招聘 | 招远人才市场 | 鹅蛋脸适合的短发 | 蜜桃成熟时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