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蜜桃成熟时剧照 >> 正文

【春秋·友情】盛夏光年(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夏天总觉着漫长,其实也就三四个月,转眼就过去了。

体育课,温度37摄氏度,因为炎热而变得无趣无味。我们班和高我们一级的高二1班凑巧一起上课,按惯例跑完三圈后,自由活动。

我和小胖一起躲在树阴下,看不远处学姐们打排球,学姐们虽然只高一个年级,但身体发育比起我们班女生不止高出一级,深色的胸罩从潮湿的白色T恤透出,隐约可见,能感觉出它们是充实饱满的,而不像我们班上的女生,只能让人联想盔甲下的干瘦堂吉诃德。

作为里面的佼佼者白茉莉更让人激动不已。高挑的身材,干净的短发,白皙精致的脸蛋,运动流汗后绯红的脸庞,每一次跳跃扣球胸前产生的波动,让猥亵的小胖不停的吞咽着口水,而我有点恍惚,美好的臆想让一阵冷意打断,转头看见三名平头学长过来了,为首的是高壮的平头男,我意识到不好连忙捅了下小胖,而小胖居然没反应。

平头男尖锐的目光从我身边滑过落在猥亵的小胖身上,手结实地推了小胖肩膀,小胖这才惊醒过来,胆怯地看着平头男。平头男笑了,说:“看什么呢?你汗毛长齐了么,小胖子?”他旁边的两个平头哄笑起来。

小胖没吱声,转头就走。

我心想太他妈欺负人了,连忙跟上,对小胖说:“难道不表示点什么?”小胖回头看着我的眼睛,一张圆脸涨的通红,一咬牙回头奔平头男去了,战斗没持续一下,小胖结实地挨了三拳和一脚,被踹倒在地,最狠的是最后那一拳直接命中小胖柔软的腹部,让倒地的小胖抱着肚子身体弓在一起。

我连忙上前,把小胖扶起来,小胖站起来后转身给了我一拳,没来由地打在没防备的我脸上,把我打倒在地。然后,小胖自己走了。“干,这是什么事?”我纳闷。女生们发现这边的情况,都朝这边张望。我尴尬的起身,看到平头男们也都是一脸的意外,远处的角落带队的两个体育老师正在一起抽烟,而这场风波也向烟雾一样悄然弥散。

放学骑车回家,一路上憋了一肚子火,心里骂咧着小胖,他妈的什么事啊!半路上自行车出故障了,链条断了,今天活一个倒霉,只得狼狈的推回家。到家照镜子发现半边脸明显肿了,连忙拿冰块、毛巾冷敷,希望在爸妈回来前消肿,不要被他们发现。他们明确表示不要求我学习怎么样,但是一定不能打架、学坏。回房间,从床头柜里拿出手机,直接把小胖前天发我的几个AV删除了,干,就这个小胖还坑我一顿肯德基。

爸妈回来了,脸没完全消肿,老妈就直接叫出来了:“浩东,你脸怎么回事,和谁打架了?”老爸也过来但没说话,犀利地看着我。我只好把事情经过说出来,老妈说:“这就是你不对了,怎么怂恿小胖跟人打架,要知道你们是多么好的朋友,初中一个班,高中又同时考到一个学校还分到一个班。”接着又说:“还有你们两个看人家女生打排球,又没惹事,那几个高年级凭什么过来招惹你们,他们也不对。”老爸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其中的蹊跷,暗笑着说:“我觉得浩东没做错,男子汉的尊严就要靠自己来维护,至少小胖不是怂包。不过你扶他,小胖却打你就不对了。”老妈不高兴了,坚持认为打架就是不对!老爸连忙说:“打架是原则问题,一定不能打架!”背着老妈冲我眨眼,我会意的眨眼,又对老妈说:“妈,我那个自行车坏了,链条断了!”“是么?让你爸晚上给修修看吧!”老妈回道,转身进厨房。

老爸看了下自行车,脸色难看嘟囔起来,最后看了下我:“算了,我看也别修了,回头星期天给你买辆新的,这辆车能从我这代传到你这代就已经是奇迹了。”“噢耶,老爸万岁!”我高兴坏了。老爸阴测测的看了我一眼,说:“你不会是故意骑坏的吧!”我说这怎么能啊,老爸这才说:“那就好!”

买车的事情经过饭桌会议,妈妈同意了,晚上我们俩打开电脑在网上选车,出乎意料的是老爸对这个事情很上心,居然超额买了辆吉特安TS987,超轻碳32变速,三千多呢?当然多出的部分老爸出,他悄悄说:“你妈问你多少钱,你就说999元,知道不?”我笑着点头。

半夜睡觉,居然梦到了白茉莉,也许是小胖那几个AV里内容的渲染,下面抽搐了几下,舒爽之后就感到底下一阵滑腻,靠!连忙起身拿了条内裤悄悄的走进卫生间。我的第一次不早不晚出现在16岁,这也标志着我告别小朋友身份了。

没有自行车,早上上学只好搭乘公交车,就近的站台坐25路到学校有7站路,大概要花个20分钟多些,公交车绕弯了,骑车去学校最多就15分钟。

因为上一站是首发站,所以挤上车居然能有座位,座位不错是老弱病残橘黄座位,车准备开动的时候又挤上一个,转瞬亮瞎我们的眼,身材、脸蛋、白裙子,脸蛋精致极了,这不是白茉莉么?可惜,车上没有位置了,坐的位置没了,站的位置还有些,估计再过一两站,站的位置都紧张,在上班高峰期的中国城市公交车上,有意搞破坏的中东恐怖份子都不一定能挤上来,有个笑话就是这么说的,我想补充一点,就算挤上来了,也腾不出手引爆自杀式炸药。

局面和我预想的一样,过了两站车上就拥挤得不行,我回头能看见不远处美丽的白茉莉单手抓着保险杆随车摇摆,她听着MP3目光一直盯着车窗外。我迟疑的想把位置让给她,但是我是她的谁啊,她又是我的谁啊。当然我想死的心都愿意把位置让给她,这种情结会出现每一个正常的男人身上。但是我不能啊,她又不是老幼病残弱啊!

逐渐的收回目光,整个车厢再一次出现在精神里,不对,白茉莉身后的那个男的不对,上班族40多岁的古板眼镜大叔,趁着每一次车厢的晃动的时候,都会刻意的用下体触及白茉莉的身体,哪怕晃动产生在反方向,都会被他刻意的利用,这是典型网爆猥亵大叔,闷骚狼啊。可惜白茉莉一点没察觉到,听歌看窗外。

想也没想,站起来一把抓过白茉莉的小臂,她惊讶的看着我,我说:“你过来坐。”我还真怕她问我,你谁啊!想干嘛啊!当然她没问,只是乐意地坐下来,我站在一旁守护着,转头看向那大叔,大叔还是一副古板脸,眼镜后面的眼睛斜瞄了我一眼。我之后一直盯着他,一直到下车,大叔还是一副古板脸,也没祸害其他谁,也许不是惯犯,不过心底问自己如果自己在那个位置,会不会也有类似他的那样的举动的邪恶思想呢?人性or兽性?

“喂,你谁啊?”白茉莉下车从后面跟过来问。

“我谁啊,知道不知道我刚帮了你的忙!”

“是啊,谢谢你让座给我,难得早上上学可以有座位。”

“不是这个,你没发现刚才你身后那个大叔有猥亵动作么?”

“哦,你是说他刻意碰我吧!”

“是啊,原来你知道啊,干嘛装不知道!”

“没办法啊,车上人挤人的,难免会互相碰到的,谢谢你啊,下次我会注意的!”说完笑着冲我眨了下眼睛,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然后跑进学校。原来她不笨,同时心底冒出一个词——祸水。

回到教室,我没主动理小胖,小胖更没理我!我注意到,我看小胖的次数远远大于小胖看我的次数。通过这个数字,能反映出对待这份友情上,我重视的多些。但是,我也不会主动跟他说话,那太没面子了。同时决定给他一周的时间醒悟,过期哥们不候,朋友不再。

下午上课,班主任宣布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从下周一开始增加晚自习,希望大家做好准备。不是吧!至于嘛!有必要吗?班主任一走,教室里砸开了锅,议论纷纷,叫的最凶的是小胖,经典的爆出一句:“这还把我们当人嘛,以为我们是北京烤鸭啊!”班里都乐了。

回头小胖傻了,班主任适时的杀出回马枪,枪口直接指向小胖,小胖顿时歇菜了。班主任回头是有原因的,叮嘱道:晚自习下课比较晚,你们放学最好结伴回家,特别是女生更要注意这个,最近社会不太平。还有,学校暂时还没有食堂,中间休息时间不长,来不及回家的人呢,在外面吃注意食品卫生,最好的话是自己带便当过来,我和其他老师商量了一下,出钱给班里买个微波炉,这样大家能热菜方便些,既卫生又营养。

“老师,您英明啊!”小胖一脸媚笑说,小眼睛珠差点都看不到了。班主任李太看了小胖一眼,说:“你这体型怎么看也不像鸭啊!同学们说呢?”班里又乐了,都说不像。我一直保持沉默,沉默是金,只觉得悲哀,小胖作死的性啊。同时,心里纳闷呢,原来白茉莉也住我那块,怎么一直没发现呢?

放学搭公交车回家,好不容易挤上车,自然没坐,晃荡了4站,车才空了些,运气不错旁边那位下车,享受了3站座。下车思考着,这哪行啊,赶紧买车。

晚上就跟老爸诉苦,催促买车。老爸说:“儿子,你的心情我理解,你这才7站路,我上班总共15站路,中间还要换趟车。再说了,我已经买了,车在路上呢,说是走物流,可能要一个星期吧!”

“啊,你在网上买的啊!够前卫啊!”

“切,只准你妈淘宝,不准你爸京东啊!”

“老爸,您英明!”

“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儿子!”老爸拍了下我的肩膀。

回头跟老妈说,下周要增加晚自习了。老妈说:“不对啊,不是高二才开始加晚自习么?这白天学、晚上学的,不把孩子读傻了啊!”老爸回道:“这说明学校老师负责,该学,学吧!晚上回家注意安全,骑车走大路,有灯有人的地走,知道不。”

老爸一直坚持让我了解国家大事,所以点名要我陪他看新闻联播,偶尔也会议论下,晚上看完新闻联播,被打发回房间,把作业弄完,差不多10点了,洗澡睡觉,就觉得累,一夜无梦。

早晨被闹钟准点闹醒,没含糊立马起身梳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形象还行,认真的整理了下调皮的头发。爸妈已经出门了,餐桌上准备了阳光鸡蛋、蔬菜稀饭和两个肉松面包。几下扒玩了稀饭,两口消灭了鸡蛋,背上书包出门,边走边消灭面包,到了站台,人还不多,没一会白茉莉出现了,今天换上了一条墨绿长裙,风姿灼灼。

“喂,那谁,早啊!”白茉莉主动过来打招呼。

“早啊!美女。”接着犯贱主动自我介绍,“我是浩东,高一2班的。”

“白茉莉,高二1班的,很高兴认识你!”

远远的就见25路过来了,凭着正确卡位和身强力壮,我帅先登车,在后排找到联排座位,用书包强行帮白茉莉占了个座。一会才见白茉莉优雅的走上车,我急忙招手说:“白茉莉过来,这有座!”

“浩东,谢谢啊,你挤公交车强悍啊,让我看到了鲁尼的风采!”白茉莉坐在一旁笑着说。

“鲁尼,哪个鲁尼?”

“踢足球那个,英国前锋,身体很强壮!看足球么?”

“很少看足球的,不过初中经常踢,还是校队的,原来你喜欢强力前锋啊,我比较喜欢退役多时的意大利前锋维埃里,不过我是踢后卫的。”

“是么,下个月学校组织足球比赛,你们班参加么?”

“没听说啊,我回去发动发动,你们班参加么?”

“参加啊,我们班男的踢球不错的,在全校能挤入前三,对了上次那个欺负你们的平头男是我们班球队的队长,踢后卫,是校队的。”说到这莫名的冲我眨了下眼,颇有意味。

“如果我们参加,那没准会碰上,是么?”

“嗯,理论上应该可以的,如果你们能从一年级里拿第一名出线的话,赛制是这样的,首先是各年级的循环赛,然后各年级的头名进入循环赛,分出冠亚军。”“而我们班铁定可以拿到头名。”

“所以,我们班一定要成为一年级的头名才有可能。”

“是这么说。”

低头寻思,班级31个男生的资料浮现在脑海,结合日常接触,总体感觉2班男生比较娘,勉强能组到11个人。横向比较,一年级三班实力公认最强,初中进校队的有6个,而且氛围好,平时下午放学也经常和他们踢足球,当然6个里面正选的只有2个,而其他2个班水平明显不行。我们班也有一定的优势,体育委员小汤哥是初中的王牌前锋,加上我这个王牌后卫,攻守两端实力倒不弱。

回到教室,首先就把情况跟小汤哥说了,小汤哥一脸苦涩道:“这个我也知道了,但是我们班这情况,能凑出11个人么。”

“找红妮发动下吧!”我回道,再怎么娘的男的,也是男的,美女一号召,没准成。

红妮说:“试试吧!不一定成。”红妮是我们的班长,“六好”学生,德智体美劳外加长得好。

号召时间选在上午第二节课课间,小汤哥走到讲台,激动地说:“同学们,亲爱的同学们,男同学们!下个月学校将组织伟大的足球比赛,以班为单位,为了班级荣誉,希望男生踊跃报名。”

“为了班级荣誉,请让我加入!”我连忙站起来,振臂高呼,心想着能一呼百应,但是其他人一片安静。

小汤哥见状,连忙激昂着说:“为了班级荣誉,希望男生踊跃报名。”靠,效果不大,男生们嘀咕着说,足球没踢过啊,听说很危险,初中读书那会班里有个同学踢足球腿骨裂了啊,要说我们班男生娘呢。

红妮上台了,话很简洁:“是爷们的都给我上。”我想,如果补充一句,要是你们赢了,让你们亲一下,效果会更好。在红妮那双妙目的扫视下,有这么8个人先后举手了。红妮转头问:“汤斌,人够不够?”小汤哥说:“至少还差一个。”“还有没有爷们。”半天也没人举手。

癫痫疾病需要的护理
中药能不能治疗癫痫
小儿癫痫的诊断

友情链接:

南蛮鴃舌网 | 门机是什么 | 厦门大学建筑 | 洛阳机械招聘 | 招远人才市场 | 鹅蛋脸适合的短发 | 蜜桃成熟时剧照